很准的平特肖公式规律|恩平两期极限平特肖|
鬼吧 14年猎鬼人的故事 金盆洗手

【直播更新】14年猎鬼人,金盆洗手,真实经历,我说的也许能帮到你,转自鬼吧。

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续接!

我今年31岁,17岁入行,已经干了14年。
  结婚生子,于是我金盆洗手不干了。
  以下我要说的,全是我14年以来的亲身经历,
  首先你得相信我们这个职业的确存在,只是我们低调罢了。
  否则你在你所在的城市细细打听,一定会找到我的同行。
  本吧长时间潜水,看了不少也听了不少,
  不得不说的是,?#34892;?#24086;子的确在我过往的工作中给了我提示,
  但是也有很多错误的方法。
  今天讲出来,其实是在破坏行规,
  另一方面也是让大家这些将“灵异”这个概念似信非信做个解答,
  希望各位今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后,
  不必用一些错误的方法,吓到自己,或者伤害自己。我慢慢的写,你们慢慢的看,我不会主动来回答你们提的问题,
  我讲的、经历的,如果你能看懂并知道怎么应对,
  我想就够了。
  当然我也知道一定会有不少朋友说我在瞎诌,
  也罢,决定权在各位,信或不信,骂与不骂,各位自便。

首先我得说,进入这行,完全是个偶然。
  我和很多人一样,?#26377;?#23398;到高?#26657;?
  中途和一群社会上的混混一起学坏,辍学。
  然后开始在街上游荡,赌**博,玩游戏机,抽烟喝酒,打架。。
  至少说17岁以前,我是真正活的像个孩子。
  那年调皮闯祸。家里人又从来就很相信迷信,
  于是认为我是被什么小鬼上身,请?#35828;?#22763;来做法跳大神。
  念经什么的替我悔过。。
  然后因为我的叛逆,我离家出走。从重庆到昆明。
  火车上我遇到一个瞎子,于是这个瞎子成了我进入这行的关键人物。
  因为他把我介绍给了昆明当地一个很有名的天师,
  这个天师,后来成了我的师父。
  那一年我17岁,开始啥都改变了。。
拜师的过程什么的我就不说了。
  也没有什么太值得提的地方。
  我师父只是教我一个道理,
  正道、人心、去恶、行善。
  坦白说,这活不是免费干的
  我们收费还挺贵。
  我师傅花了好长时间扭转我不信鬼的心态。
  也根本不会像电视里讲的画符啊,做法什么的,
  都是狗屁,骗人的。
  师父随身带的东西?#22270;?#26679;,从不离身。
  一副骰子,一个罗盘,十来根红绳,还有本皱巴巴的书(后面再细说),
  然后还有样你们绝对想不到的东西,
  就是坟头的土。
 

在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些东西之前,
  哪怕我跟着师父整天学一些经文口诀之类的,
  我也?#29992;?#30456;信过这个世界真的有鬼。
  我也无数次问过师傅,到?#23376;谢故?#27809;?#26657;?
  师傅告诉我说,?#26657;?#20294;是并不多。
 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收费贵的原因吧。
  一开始我也认为师傅不过就是一骗财的神棍。
  直到1998年,我跟师傅去贵州,接到当地一个土大款的委?#23567;?
  那时候起,可以说我的整个世界观改变了,
  我高中没毕业,也谈不上什么世界观。
  可至少从那个时候起,我才渐渐开始用一种另类的眼光来观察我生活了17年的这个世界。
  土财主很豪气,师傅跟他谈好价格,6万6千块,
  下一段我再仔细讲这个故事

土大款说他50岁了,至于怎么发家的我也没啥兴趣,
  总之在发家的过程?#26657;?#32943;定干?#35828;?#20160;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  导致他找我们的时候说自己很倒霉,
  他家在贵州凯里市区有几处房产,
  这次出事的是他老家的房子。
  大家知道土大款?#35805;?#25379;了钱,都?#19981;?#20250;老家盖个什么拉风的房子,
  好在村子里炫耀自己有多了不起,
  他那房子当初请了个大师来批过,我们行话叫“?#20107;?rdquo;
  说他得面水?#21487;劍?#36825;个大家都知道,风水学上都这么讲究的。
  然后那个大师告诉他,背后的那个山,就像是?#23454;?#30340;龙椅,
  房子坐落在那里,面前的水和远处的山,好像一个?#23454;?#22312;椅子?#24076;?#26395;着江山。
  屁,说得好听,
  那土大款大概也是一没脑子的货,为了让那山看上起像个椅子,硬是铲了个山坳出来,
  做他的“靠椅”,
  殊不知?#30830;?#23376;都建好了,当地有村民找他,说他把自己祖坟给铲了。
  土大款想吧,这也没多大点事,赔钱吧,老子有的是钱。。
  于是他赔钱给那村民,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。
  可不知道钱是赔给活人的,你死人还没打点好呢。。
  于是从他开始住进去后,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。

房子大,土大款懒。。
  请了几个村民到他房子打扫卫生,养鱼什么的。
  晚上还得守夜。
  他请的一个40多的大婶,说是晚上睡觉老是做梦。。
  一开始大家都还以为是“择床”。。
  认为习惯了就好了,
  可没多久这大婶?#22836;?#20102;,整天念叨的就一句“不打。。不打。。”
  于是这么一来,村子里的传言就出来了,说什么挖到土地公啦。。又说什么挖断老树根了。。
  于是另一个胆子比?#27927;?#30340;,年轻点的男村民就主动去他们家巡夜。。
  也是过了没多久。。这男的虽然没疯,可是也开始?#34892;?#24653;惚。。
  说话不清不楚了。。
  土大款才意识到事情不大对了,就遣散了工人,房子锁上。
  一直没?#20197;?#20303;,请我们去之前大概一个月,他回村子里去找那个吓得有点恍惚的男人。
  那男人多少也恢复了不少了。。于是土大款扔出一?#22478;?#21483;他给说说到底啥事。
  那男的犹豫老久,才说他头几晚睡觉还没觉得什么,那床是一侧靠墙,另一侧对这门。
  他老是面朝门睡,晚上也很安静,顶多?#22270;干?#29483;?#23567;?
  直到有一天他面朝墙睡了,晚上迷迷糊糊转了个身,说有个穿长衫的瘦巴巴的老人?#33258;?#20182;的床前。。
  手里拿这编筐子的竹条,一直抽他,说这是我的床。。。
  他说倒也不觉得痛,但是绝对够吓人,
  睡醒了以后根本就忘了。就当没察觉,久而久之,于是就恍惚了。。当时 听土大款说这些的时候,我真当是在听神话故事。
  于是师傅说,你把你房子面前那池?#20102;?#25918;干。
  撒下稻、黍、稷、麦、菽,
  晚上我跟我徒弟就住进去。

说实话,我?#25925;?#26377;点被吓到。
  并不是相信了这个东西的存在,而是对这个事情本身有点抗拒。
  当晚进屋前,师傅给我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  不要怕,我教给你的口诀你没事就在心里念就是了,?#36710;ā?
  师傅说这话之前,我都一直以为那些口诀是驱鬼的,谁知道竟然是?#36710;ā?
  我们进了那个大院,其实房子看?#20808;?#24456;正常,根本不像鬼片里面那些阴森森的。
  我们没有进屋子里,师傅在院子里拿罗盘?#28982;?
  东南西北都走遍了,然后他跟我说,
  在这方位挖个坑。
  我挖了。师傅取出一根红绳子,倒?#35828;?#21018;刚我说的坟头扫下来的土。
  然后师傅说,咱们进去。
  于是我跟着师傅进去了,其实一切都非常正常。
  后来师傅告诉我说,刚刚挖坑什么的是在打招呼,他说他也不知道到底管用不,
  反正他的师傅是这么教他的。
  进去后到了闹鬼那房间,那床打扫得很干净,却干净得让人挺不舒服的。
  师傅说,你说床,我睡地下。
  于是师傅在离床大约2米的地方打地铺。
  他嘱咐我说,别真的睡着了。
  于是我开始面朝墙壁胡思乱想,一会想想小时候的事,一会有念口诀,一会又想点别的,一会又念口诀。
  大?#23478;?#37324;2点的样子吧。我感到有种不舒服的感觉,不是鬼片里演的发冷,
  是一种好像有什么东西渗到肩膀,我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,
  但是我确定这个感觉是告诉我那东西来了。
  这时候师傅说,你转身过来,眼睛看着自己的脚。你会用余光看到别个东西,别正眼看。
  我很怕,但是我必须这么做。
  我按师傅说的转身,看着自己的脚,屋子里黑归黑,但是还能见到床边那个穿长衫的。
  那穿长衫的开始晃动手。一开始我还没想起是拿荆条抽我呢,
  直到他在念“这是我的床”
  就这么一句,
 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是从师傅嘴里听的,我得声明我没看见,只是余光在剽。
  我只感觉有种好像粉?#20160;?#34987;人打了一下,有灰?#37202;?#36807;来的感觉。
  然后我听师傅说,
  好了,没事了,收拾收拾,我们走吧。

我问师傅,这就完了?
  师傅说,当然完了,怎么你还没玩够?
  我说怎么这么容易,怎么做的,
  因为本人一生看了无数鬼片,里面什么做法啊,帖符啊,念咒啊什么的,
  怎么这么简单。
  师傅告诉我说,那些才真是骗人的。我们这行,没那么多讲究,
  轻?#30528;?#19981;到,碰到了就是?#19981;酢?
  师傅说,那个穿长衫的老人就是祖坟里埋的那个,叫啥我给忘了,
  师傅进院子的时候挖坑埋线,说是在给他指路。
  师傅还说,这些鬼,他们就是一个好像卡带了重复做一样事情,没有思维,也没有感情。
  往往遇到了都是走失方向的。也不存在什么形态,每天都有很多人死,要是个个都成鬼,
  那不更可怕吗,所以这里?#30772;?#19968;下,鬼是存在的,但是很少。
  也并非是收了冤屈,回来?#38383;穡?#36825;些都是电影里骗观众的,
  当然那种?#38383;?#30340;也?#26657;?#36935;到过,后面再细说。
  数?#21487;伲?#24182;且他们大多是无害的,它是一种能量未消亡,
  ?#20174;?#20160;么也做不了,不上不下的一种状态。
  师傅这么跟我说,我听得似懂非懂。
  他说当时我砖头的时候不正眼看是因为两点,
  一是不敢看,二是也没啥好看。
  师傅在它抽我的时候,往它头顶撒了土。
  然后用绳子绕了它的脖子,他就去了,佛家讲的超度,
  我们?#20889;?#36335;。
  没啥复杂的,就这么简单。
  但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惧,?#25925;?#25402;难的。
  至少我从那开始,一时半会,很难接受。

出了院子,师傅叫我跑到路?#20808;?#21483;那大款。
  因为当时还不怎么普及手机,我师傅没有。
  我叫了那大款,他开始不敢进院子,师傅?#30340;?#36827;来,接下来你得帮我。
  然后师傅就在刚刚挖坑那里,把土收起来,在地上铺匀,
  然后把坑里的红线拿出来,酸在大款的左手五根手指。
  然后师傅叫他在铺匀的土跟前跪着。接着师傅开始叽里咕噜念咒文。
  完事了让大款把栓了红线的手到那土上按个手印。
  按下去后,师傅把红线取下来烧了,让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。
  然后师傅就告诉他,完事了。
  土大款挺不放心,说真完了吗,师傅?#30340;?#35201;不信你先付?#35805;?#38065;,没事了再给剩下的。
  师傅不会怕?#30007;?#36182;账的,他有的是办法收拾这样的人,这个以后再聊。
  完了收了?#35805;?#38065;,师傅就带着我走了。于是我们连夜下山到了凯里?#26657;?#37117;差不多天亮了。
  师傅带我去喝酒洗澡,是不让那东西跟着我们。
  我洗澡的时候问师傅,在院子里念的啥,
  师傅说,那是骗大款的,一阵瞎搞,什么用都没有。就让他看着像这么回事。
  然后我问师傅,剩下的钱咋办,
  师傅说,不怕,他一定会给的。
  以上说的,是我第一次直面这些东西。
  我不能说我们的职业是在猎鬼,谈不上是“猎”
  更多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帮助人。
  我的第一次在师傅看来,简直小儿科到了极点,
  可在我看来,却真的颠覆了我的世界观。
  直到后面这些年,遇到的各种怪异的事情,
  渐渐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
  我们点过恶鬼,收过小鬼,帮鬼了过心愿,帮人把附身的打出来过,召过笔仙,刨过坟。。
  太多了,如果你们想听,我就慢慢讲

刚开始跟着师傅跑业务的时候,我只能配合他玩点小CASE的东西,
  ?#35805;?#36935;到大玩意,他基本不带我去,
  第二年的时候,师傅才带我做了趟大单。
  四川和重庆之间有个地方叫荣昌,
  那件事?#22836;?#29983;在那里。
  这次遇到的是一个小姑娘,电话那头雇主说是被附身,师傅说?#20204;?#30524;看了再说。
  谈好价格,我们就去了荣昌。
  到了雇主家里,看到小姑娘的时候,我已经有了些这行的习惯,先看手指。
  小姑娘的指甲很长,估计有点时间没剪了,指甲很白,皮肤是正常的。
  小姑娘不笑也不说话,眼神明显的呆滞,?#24213;?#30528;。大约有5岁的样子,
  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的小孩该有的活泼。
  师傅看完小女孩,就叫父母都出去,关上门窗,开始用骰子?#20107;貳?
  然后用罗盘在屋子里走圈。
  随后师傅低声跟我说,这次这个,是婴灵。
  我听名字就吓着了,我知道那是夭折的孩子的?#36749;?
  师傅以前告诉我说这种东西要化掉挺不容易,因为它几乎就是婴儿,什么也不懂。
  师傅开了门把这情况告诉了小姑娘的父母,那母亲一听就哭了,她?#30340;?#23567;姑娘是头胎,
  在她之后她们夫妻还有个孩子,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没保得住,就掉了。
  不是不想要,是没保住。
  师傅问,是几个月的时候没的,她说5个月。
  师傅说,你们夫妻俩,今晚用我给你们的红绳子,把小姑娘的两只脚的大拇指并在一起拴起来,
  给她洗澡,换身素?#36335;?#25226;家里反光的东西都拿东西遮着,把相片什么的都收起来。
  然后再去买只公鸡,几?#20598;Φ啊?
  晚上睡觉的时候开着窗户开着灯,不要让婴灵认为又过了一天,
  准备好这些东西后,明天我和我徒弟再过来。
  当天出了她家的门,我们就直接去了五金市场。
  师傅买了6颗很大的钉子,然后买了一瓶工业酒精。
  当晚他叮嘱我,第二天进去的时候,心里尽量要平静,不要有太大的思想波动。
  其他啥也没说,早早休息了。
  第二天,我们又去了那小姑娘家里,师傅搬了一张椅子,有靠背的那种。
  请小姑娘的父母把小姑娘抱到椅子上。
  然后他俩在面对椅子2米多的地方并排跪下。
  师傅开始在房间的四个角钉钉子,把红线彼此连接,形成一个线圈,把所有人围在中间。
  师傅这时候出去杀鸡,取鸡血。叮嘱她的父母跪着别动。
  不一会他端着碗过来了。
  小姑娘?#25925;?#21574;滞着,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,但是明显非常憔悴。
  师傅把嘴凑到小姑娘耳边,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,然后用手?#21018;?#20102;鸡血,
  ?#30452;?#22312;小女孩的手心,眉心,人?#26657;?#33050;心点了一点。
  然后让我站到小姑娘面前,用收按着她的肩膀。
  我照做了,师傅取了一点土,放在小姑娘的头顶命心的位置,然后滴鸡血,滴酒精。
  很快鸡血混着酒精的液态就顺着小姑娘的额头流下来。
  这时候师傅半?#33258;?#23567;姑娘的身后,突然“哈!”大吼一声,
  小女孩显然被吓到了,开始哇哇大?#26657;?#21147;气绝对比正常小孩大,
  我双手按着她,我感到她在挣脱。加上她脸上的血迹,非常吓人,
  接着小姑娘突然用双手掐住了我的肋骨那附近,虽然不恨痛,但是很可怕。
  就这么大喊大叫了2?#31181;?#21543;,才安静下来。
  有过了?#32844;?#38047;,小姑娘突然哭着喊?#32844;致?#22920;了。
  师傅对那对父母说,你们心里念叨,说孩子好好去吧,诚恳一点。
  一会小女孩又不哭了,好像回过神来,看我们这架势,有点被吓到。
  师傅这才出了一口气,说好了,它已经去了。
  师傅让父亲给他倒了杯水,他说一边?#20154;?#19968;边慢慢跟他们讲这中间的原委。

师傅说,他在房间的角落钉钉子连红线是为了把这个魄关在中间,
  因为婴灵这玩意在我们行内都知道它只会找附在小孩子身?#24076;?
  那些电影里讲的见人就附身的统统闭嘴吧,
  而且婴灵会找跟它的“道”最接近的人。
  所谓道,其实就是气味啊,血脉啊,或者一些联系啊什么的,
  这家 人先前有个小孩,所以就找到她了。
  师傅说,婴灵不是恶意的,它是有不?#24066;?#25110;者向往世界,或者留恋世界。
  这个孩子还没出生就掉了,但它已经存在了,是生命。所以它很留恋,很想留下来。
  她附身并非为了报复,而非常单纯的就是想留下来。
  说道这里,?#32844;致?#22920;都哭了,他们说自己很对不起第二个孩子,没保住。
  师傅说,婴灵这东西不?#20204;?#25955;,因为它不能自己思?#36857;?#21482;能靠着还没死去时候的本能。
  所以其他的方法都没?#26657;?#21482;能来硬的。
  之所以要父母跪着,然后还要给死去的孩子道歉,
  师傅也坦言,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,但是你们应该为?#35828;?#27465;。
  那对父母哭得稀里哗啦,搞的我心里很难受,所以当我后来独自处理婴灵的时候,
  我?#23478;?#21578;诉父母们,并且告诉他们,生命值得尊重,
  尤其是孩子,如果没打算生孩子,就自己做?#20040;?#26045;,
  怀上了,千万别打掉,从人伦道德上来说我没有什么立场,
  但是我们要尊重每一个存在过的生命,哪怕再渺小

忘了说了,当小女孩开始狂叫的时候,她头上的鸡血加酒精像是挥发一样,冒白烟。
  师傅后来告诉我,这表示婴灵出来了,虽然看不到,但是是出来了。
  在回云南的火车?#24076;?#24072;傅跟我说,
  我们这行,不能儿戏。他告诉我一个很深刻的道理
  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后坚持走了这条路。
  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并没有我们塑造的那样可怕,
  他们其实和我们人一样,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,
  而他们也都 有自己的故事,所谓化了它们,其实就是找到根源,
  让他们自己离去。
  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不会去伤害任?#25105;?#20010;鬼魂,
  我们连鬼都不会去伤害,我们自然不会去伤害人。
  他嘱咐我,不管干什么,
  心里要有善意。并对它们怀有尊重。
  虽然我们干的事可能会被其他所谓的高端职业们瞧不起,
  说我们是神棍,说我们迷信,
  但是要始终?#20146;。?#25105;们是在让人或鬼都有个好的结局与归宿

有人说我们这行会折寿,这我到是不清楚,
  但是我这圈子里不少前辈,都活挺大岁数的。
  我师傅带我的时候44岁,现在58了,退休6年,照样生活得非常平常。
  其实我们工作之外,跟大家是一样的,我们甚至比大家更多自由的时间,
  可以去玩,去学习,
  师傅带了我2年的小单,然后我们开始跟着他做些比?#27927;?#30340;事情。
  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个,是在我老家重庆发生的。
  在我家乡重庆,东边有个地方叫巫溪。
  民风强悍,当地不少老人会很骄傲地提起,他们是巫王的后代。
  重庆的文化主要就是巴文化和巫文化,
  特别是一些稍微闭塞的地方,地方小,自然一些本地的传说就多起来,
  这次这个单,发生在巫溪一个很小的古镇?#24076;?
  这古镇名气几乎没?#26657;心?#21378;镇,镇上的最大的卖点,是一口千年不枯的天然龙头盐泉。
  制盐造纸是那里的传?#35802;?#30446;。
  师傅接到的委托电话是这个小地方的一家人的亲戚打来的,
  情况大致是那家农户两个老人,孩子也是夭折了,之后家里除了种地,
  养的鸡鸭猫狗猪牛,养什么死什么,
  家里又穷,活不下去了,老人都想自杀了。
  师傅听了,他决定带我去,并?#20063;?#25910;费。
  甚至连车马费,都是我们自己出。
  路上我问师傅,干啥不收费呀。
  师傅却只告诉我,换成你,你要收吗。
  到了那家农户,看着让人心酸,
  刚到的时候,老奶奶独自坐在?#26790;?#30340;?#20598;?#19978;抽烟,老爷爷在院坝的一侧剥玉米,
  除此之外,农村该有的?#26041;醒?#21483;全都没有。
  冷清,非常寂寞。
  师傅跟老奶奶说明来意,老奶奶说的话师傅听不懂,让我帮着翻译。
  虽然都是重庆人,但是他们的口音很浓,听着也挺费劲。
  老奶奶说,她和老爷爷一生生过6个孩子,全都没养大,很小就死了,
  最大的一个,也才13岁就去了。
  乡下人吧,朴实,他们觉得那是命,命都这样了,就只能?#29992;?
  可最后吧,老人养的任何牲畜都会莫名其妙的死掉,没有外伤,也没有中?#33606;?#21453;正就死了,
  老人自杀没自杀成,这些事情让一个城里亲戚知道了,那人多少对玄卦有点研究,
  才打电话告诉我们可能是让人下了咒。
  师傅塞给老奶奶3000块钱,虽然3000并不是很多,但是在99年的时候,?#25925;?#33021;办不少事了。
  当天师傅一整个下午都带这我在附近转悠,查看有什么线索。
  到最后,师傅得出一个结论,
  一定是有人下咒。

当晚师傅啥也没做,就跟两个老人聊。
  聊天过程?#26657;?#25105;们得知他家里曾经有过一段离奇的经历。
  老人加的祖坟,就埋在屋后,可是不知?#26469;?#21738;年开始,祖坟下的石头缝里冒出了泉水,
  老人想办法引流改道,都怕伤着祖坟,所以后来也就?#22351;?#22238;事,
  还甚至把里面流出的泉水自己挖了个槽,接到家里来。
  老奶奶是湖北?#28508;?#23233;过来的,老爷爷是当年杀过土匪的好汉,
  我确实很难把这样不幸的遭遇跟这样两位老人联系在一起。
  直到后来老人说大儿子去世前,曾经跟山里的孩子玩,把人弄河里了,结果那家的小孩死了。
  虽然我不知道最终这事是怎么解决的,但是我跟师傅都觉得,这事一定有关联。
  嚣张地说,那时候我也学艺2年了,自认为?#25925;?#26377;点这方面的嗅觉。
  一些简单的业务我能单独拿下了,师傅的业务跟我28开,我的业务跟师傅55开,
  我也?#22351;?#22238;事,那些年常常给家里?#37027;?#25105;都说的是在昆明打工。
  我也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我是做什么的,我不想让我父母替**心。
  第二天一早,师傅跟两个老人说,我得把你?#29369;梦?#30340;?#20598;?#32473;拆了。
  两个老人虽然不太情愿,但是他们也知道我们全无恶意。
  于是我和师傅又是锯又是撬的把?#20598;?#21368;了下来。
  师傅对我说,挖
  我开始用凿子挖地。挖了大约1寸吧,挖出个红色的油?#21450;?
  拳头那么大。
  师?#30340;?#30528;那个对老两口说,这是人家给你下的咒,我们不大懂川东的咒,
  但是里边肯定有很多诡秘的东西。
  我跟师傅一起回到院子把那个油?#21450;?#25286;开,
  看到的那一刹那,我确实傻眼了。
  除了恶心,我很难想象这些东西所代表的那个咒,
  能有多恶?#23613;?
  拆开?#21450;?#39318;先看到是一束用红绳捆着的头发,
  然后是一根细长的骨头,都发黑了。
  此外还有一缕布条,一根生锈的别针,还有个像是鳞片的东西。
  师傅跟我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,
  但是他能区分出那根骨头是猫骨头。
  推断那头发应该是死在河里那孩子的头发,鳞片样的东西应该是鱼或者蛇一类的。
  根本不需要多懂,就能判断这必然是个毒咒。
  师傅告诉两位老人,应该就是这玩意让这个家庭遭受厄运。
  我们传?#25104;洗?#29702;这样的咒包通常是烧掉,
  师傅和我就开始架势要烧,说起来很奇怪,
  这样的东西,应该挺好烧的,可是我们烧了很久,骨头上还渗出水珠。
  化成灰烬以后,师傅把?#30007;?#28784;烬重新放会油?#21450;?
  就让老爷爷带路,去河边。
  他说这?#20889;?#21738;来回哪去。
  到了河边,师傅把?#21450;?#20132;给老爷爷,让他拆开,把灰烬倒进河里。
  最后才把油布烧了。
  回到农家的时候,师傅告诉两位老人这事情应该是结束了。
  其实他自己也没多大把握,我跟师傅去屋后那个泉眼洗手,
  却发现,泉水断流了。
  我不知道是不是巧?#24076;?#25105;师傅也不知道。
  临走前,师傅留下?#35828;?#35805;和地址。
  在老人的?#34892;?#22768;?#26657;?#25105;们开始回巫溪县城去坐船,打算到重庆知会一下我们的委托人,就回云南。这件事过去一年以后,我们的委托人带着两位老人来到我们这里,
  扑腾一声,两位老人给我师傅跪下,说?#34892;?#22823;师,师傅扶他们起来,我们都是真的很同情这两位老人。
  原本不收费,可他们临走的时候,那个委托人留下了佣金。
  这让我很感动,两位老人,千里迢迢来一次,竟然只是为?#35828;?#38754;道谢。
  而那个雇主坚?#33267;?#19979;钱,也算是对我们的肯定和认可。

今天我要说的,发生在2001年了。
  这?#25105;?#26159;我最后一次跟师傅出单。
  我师傅在多年前结识了一个藏族朋友,
  ?#24515;?#22810;桑其,他是往返在康巴地区,以贩卖唐卡和虫草维生。
  不算老实,却是个非常虔诚的藏传佛教徒。
  他有另外一个汉人朋友,成都人,常年在色须开药店卖药。
  这个汉人老板便是这次的雇主。我跟师傅是从西宁一路颠簸着过去的,那时候滇藏设了卡,
  路也不好走,花了不少时间。
  这一路上除了跟师傅闲聊外,我算是第一次被如此雄壮的高原美?#21543;?#28145;震?#22330;?
  路上遇到的百姓也都非常热情和朴实,
  我们下车休息的时候,素不相识的人们会给你端来?#38047;?#33590;,
  我们掏钱要给他们的时候,他们笑着摆手,
  虽然言语不通,但我想这份诚挚却十分打动人。
  那一路我丝毫不觉得压抑,反?#25925;?#26377;种暖意
  到了药店,店老板?#35805;盐?#20303;我师傅的手说,
  常听木多提起你,你们可算来了。
  随后老板跟我们讲了这次的事情。
  老板的表弟,跟他一起做药生意,前几年扎根在当地了,娶了个漂亮的藏族姑娘。
  结婚后?#22791;?#30340;娘家出了怪事,娘家另一个大女儿的丈夫莫名其妙的失踪了,
  找了很久都没找到,于是村民们开始传言,
  有人说是让狼给吃了,有人说逃出国了,乱七八糟什么都传。
  大女儿久虑成疾,成天茶不思饭不想。
  自己折磨自己,说是菩萨在?#22836;?#22905;。
  家里的孩子整天都哭,虫子老鼠成灾。
  表弟曾跟他们说起他哥的朋友的朋友是干我们这个的,
  于是人家就拿着钱来药店请老板帮忙了。
  店老板说,
  虽然我们看藏族朋友挺穷,其实根本不是这样。
  国家每年除了免费发放牛羔羊羔外,还让他们的孩子免费上学。
  此外还?#24618;?#27599;?#20063;?#23569;钱

他们?#28508;?#22303;很bao,种不了太多东西,于是就圈山放牛,
  冬天去山里?#20260;?#33592;,夏天挖虫草,
  一年下来收入?#25925;?#24456;可观的,
  只不过他们的钱全都捐出去修庙敬佛了,所以才感觉那么穷。
  这次人家带着修庙的钱来找到我,我就不得不请你们来帮忙了。师傅听完后,把我拉到外面抽烟,
  师傅跟我说,这次咱们遇到麻烦事了。
  因为他也不知道到底这次是要对付什么。
  或者究?#25925;?#19981;是该我们管的事情。回到屋里,师傅跟老板说,能不能带我跟我徒弟去一趟她们家。

老板先是给他表弟打?#35828;?#35805;,没过多久表弟就开着一台面包车过来了。
  一路上表弟的老婆都在跟我们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,
  表弟翻译差不多就是拜托了,?#34892;?#20102;,这样那样了的话。
  到了娘家,那房子还算挺气派的,有个很大的院子,
  ?#35762;?#27004;,窗户的轮廓是黑色的梯形,间隔些白色的格子状的东西,
  窗台上放着块碟子样的石头,密密麻麻刻了藏文。
  门头?#30606;易叛蚧故?#29275;的头骨,地上全是核桃树枯萎的树叶。
  师傅说大概这边民风就是这样吧,可我却觉得和我生活的环境相差太远。
  进屋后,表弟?#22791;?#24102;着我们去看她姐,
  这个可怜的女人躺在一个小床?#24076;?#35828;是床,又不太像。
  更像是一张太师椅加长版。。
  上面也五颜六色的画满了佛教的画。
  女人看?#20808;?#24456;虚弱,见我们到来,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。
  表弟目前充当翻译,我们互相一问一答间,师傅也渐渐明白了这次遇到的是什么事。随后我们出了屋子,师傅让表弟告诉弟?#22791;荆?
  找她姐夫这个事挺困难的,让她们家先把家里大扫除一次,弄干净
  然后找了件姐夫的?#36335;?#35753;我们带走。
  师傅说,今天给不了大家什么答复,先散了吧。
  我们得准?#20613;?#19996;西,明天再说。
  于是当天下午我跟师傅穿梭在色须县城各个商店,买东西。
  买了蜡,兽骨,香油,刀
  随后我们找了家?#38665;藎?#25402;不好找的,还脏?#20063;睢?
  师傅关上门跟我说,找人是最麻烦的,
  而?#19968;?#21482;能找出这人是否还或者,?#20063;?#21040;具体的地方,只能?#34892;?#32447;索。
  我们得问问死人。

我问师傅,是要招么?
  ?#35805;?#26469;说,师傅先前遇到没头绪的事情,会画符请神,
  方法挺多种,跟笔仙类似。
  可是这次的这个师傅说只要是死去的人,不管它是那个信仰哪个民族,
  都能唤出来。
  具体怎么召唤,请理解我不会说出来,
  总之跟你们看过的笔仙这些不同。
  也请各位不要轻易去尝试笔仙碟仙一类的召唤术。
  真遇到必须请的时候,请?#32610;?#25105;的同行,不要因为好奇去弄,挺危险的。
  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个到是千真万确的,
  我这么说,也算给各位一个?#22351;?#21543;。师傅问了请出来的鬼魂,我们得到一个答案。
  姐夫已经不在了。
  可俗话说,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
  若我们就这么告诉表弟他们,肯定没人相信。
  所以师傅告诉我,我们可能要在他们面前,
  当面再招一次,不过这次动静可能更大,得让他们相信。
  师傅说这次他不知道能不能让亡灵出现实体,
  他说这个成功的几率其实不高,而且人?#20063;?#35265;得想看这么恐怖的玩意,
  师傅说他曾经跟着他的师傅做过几次,
  招出来的实体,样子都是他们死去的时候的样子。
  所以,难免不太容易让人接受。
  再说了,我们这?#25105;?#21484;唤的是,
  姐夫本人。

当晚我和师傅在当地一家川菜馆吃?#35828;?#19996;西。
  就回去休息。
  师傅夜里出去了一趟,我睡迷糊了也没管他。
  第二天一早,我跟师傅去了药店,把事情简单跟老板说了说。
  老板叫来表弟,表弟听说姐夫已经去世的消息后,明显的怀疑。
  我们早知道会是这样,师傅说,去你姐家吧,我们让你们自己当面说。到了姐姐家,姐姐?#25925;?#24980;悴在床,她听了表弟转述了我们的话,
  嚎啕大哭,那伤心难过让我都挺不舒服的。
  他们最终同意我们在他们面?#32610;?#21796;。
  这里我想?#30772;?#19968;下,召唤术是个挺危险的事情,
  请出来之后,要么用正确的办法送走,要么就只能打散。
  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,是经过姐姐同意,我们把它打散的。
  再说我师傅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,不同民族信仰该怎么送走。
  请出来送不走,可就麻?#22330;?#24072;傅在地上画好我们所说的“敷”,就是地上的符号。
  取了杯子,倒了血进去(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师傅晚上出去取的),还有香?#19968;?#21512;。
  用一张硬纸打湿盖?#24076;?#28982;后把杯子倒?#20197;?#25975;的正上方,就类似初中学的水不会倒出来那种,
  具体我也不了解,反正就是这么个情况。
  为什么这么做,我待会会说。

师傅开?#24049;?#39746;,方法我不能说,
  总之是喊出来了。
  姐姐一见到姐夫,顿时无法克制,大哭。
  ?#20174;?#23475;怕不敢上前。
  姐夫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挺不舒服的。
  身上?#36335;?#30772;烂,有血。
  眼睛也大得有点吓人。师傅跟表弟说
  你让你姐好好说说吧,今后可就?#35805;?#27861;说了。
  表弟显然也是悲伤加惊恐,我想在那一刻我们也颠覆了他的世界观,
  他向姐姐转述了师傅的话以后,
  师傅带着我和老板退出了屋外。
  让他们自己一家人最后说说话。在外面抽烟闲?#38393;校?#32769;板告诉我们他们家其实一直不太?#22330;?
  ?#32454;?#20146;老母亲很早就去世了,家里就两个女儿,亲戚都隔得远。
  大女儿嫁人后,姐夫是个很勤劳的人,却也活的很?#37327;唷?
  虽然与世无争,也没人来拆房子征地,
  收入也算过得去,生了2个小孩。
  后来妹?#30473;?#32473;表弟,也生了孩子,
  这个家庭才从以前的2个人渐渐恢复了人气,
  日子过得虽然不富裕可也?#24049;?#30693;足。
  我和师傅听完老板的话,我想彼此都在心里感慨吧,
  人一辈子,说不定那天?#22836;?#26469;横祸。
  都会死,可有点人死了遭人骂,有的人死了会有人替他伤心流泪。
  这也是为什么师傅一直告诉我,
  要做好人,虽然咱们的职业不算对社会有多大?#27605;祝?
  可是要过得去自己,要知道自己是在帮助别人。
  虽然现在的社会道德一再沦丧,
  人心始终是要怀着善意。

过了一会,表弟出来了,他说姐姐跟姐夫告别了。
  问师傅现在该怎么做。
  师傅带着我们进屋,请弟弟帮着安慰好姐姐,
  并告诉姐姐,接下来,我们要让姐夫去了。今后再也见不到了。
  藏族人民相信?#21482;?#36716;世,师傅也懂得挑些好听的话说,
  虽然我们这么多年还没真正接触过“转世”,
  我们也不能否认真的就没?#26657;?
  尽管没经验,师傅?#25925;?#24456;诚挚的,对姐姐说了这个善意的谎言。
  他跟姐姐说,有缘会再见。师傅走到姐夫身后,拿了个凳子,站在凳子上。
  收轻轻拖着杯子上那张硬纸,对姐姐说,讲再见吧。
  然后师傅抽开了那张纸,杯子里的水倾倒下来,
  姐夫也就从?#25628;?#28040;云散。我的师傅是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。
  我看得出他很同情这家的姐姐,所以当表弟把佣金给我们的时候,
  师傅只取了?#35805;耄?#21097;下的,在告别前,留在了药店老板那。
  我们原路返回,路上师傅没说什么话。
  若有所思。
  回去后,师傅大病一场,
  所以师傅笑着说这种事?#25925;?#23569;碰为好,倒霉的是自己。
  可我知道,如果再有这样的事,师傅?#25925;?#20250;挺力帮助的。
  从那以后,师傅说,今后你自己干吧。
  我是他最后一个徒弟,我走以后,师傅没再收徒弟,
  因为那场大病,师傅之后没做几年,就退休了。

我们不是佛?#20063;?#26159;道家,我们甚至没有什么信仰。
  我们不会看卦,不会看相,更不可能来算命或是看风水。
  我们信的是,生命只有三种状态,
  活着是人,这是最常见的,死了以后有两个状态,
  要么就是流连,要么就是彻底消亡。
  我们这些年遇到的鬼,就是还流连的那一类。
  而且他们虽然形态和?#28798;?#26159;一样的,但是他们分为很多类。
  这个以后再说,我遇到的那些,大家自己能判断。
  所谓门?#26705;?#20063;是有这么一说,彼此间的手法也都有所不同。
  但是大致上是一样的,我在后来遇到过一个我的同行,
  他驱散婴灵的方式就是用打镲,目的也是为了把魄从人体里吓出来。
  我师傅用吼的,其实道理是相同的。
  虽然不是一个师傅带出来的,但是如今科技什么的?#24049;?#21457;达了,
  ?#34892;?#31243;序上的东西就省了,大家也就大同了。
  我不知道我这么说是不是让大家糊涂了。

上一条笑话

← → 方向键也可以换笑话哦

爆笑笑话
?#35753;?#31505;话
很准的平特肖公式规律